可以看到普契尼歌劇波西米亞人,因劇情不熟難不太懂,又在Yahoo知識上找了劇情,
 
波西米亞人(La Boheme)是普契尼於1893~1896年所作的一部四幕歌劇

故事背景:1830年代故事地點:法國巴黎拉丁區故事大綱:1830年代,某個聖誕節前夕,法國巴黎拉丁區裡 四位性格放浪不羈的藝術家最年少輕狂的歲月 以及兩段最動人的愛情故事......



《波西米亞人》劇情簡介第一幕聖誕節前夕,在巴黎拉丁區某間破舊公寓閣樓上。詩人魯道夫和畫家馬卻羅,因為天氣 太冷而縮成一團,最後魯道夫提議:乾脆用他剛完成的戲劇手稿當柴火來燒,以便取暖。 沒多久,哲學家柯林也從外頭回來了;原本他計畫拿書去典當,換些零錢買食物,可是誰 會在聖誕節前夕向他買一堆舊書呢?於是他只好又拎著一堆書無功而返。就在三位藝術家 擠在一起享受片刻暖和的時候,他們的另一個伙伴─音樂家蕭納─抱著一堆食物和美酒推 門進來,原來他過去兩三天臨時應聘去擔任一位貴族家中的音樂教師,賺了一點小錢,於是就買了一堆美食來招待室友。就在另外三位饑寒交加的藝術家正要大快朵頤的時候,蕭 納卻建議:不如把這些美食留到以後享用,現在先去「莫穆斯」(Momus)咖啡館好好消磨 一個晚上。正當大夥兒準備出門的時候,門外響起了一陣敲門聲─原來是房東班諾瓦來收房租了。 「什麼時候不來,偏偏在這個時候出現!」幾個人嘀咕著,想趕快把他打發掉,於是四個 人圍在班諾瓦旁邊,又灌他美酒、又和他打哈哈。班諾瓦在美酒下肚之後,竟然酒興大發 ,說起自己過去與美女週旋的豔遇。四位藝術家一時「正氣凜然」,「不恥」班諾瓦的行 徑,連踢帶推地把班諾瓦趕出門去。麻煩既除,是該準備出門了,但是魯道夫卻詩興大作,想要再寫一段文章之後再出門; 另外三位藝術家與他相約在咖啡館碰面。這時門外再度響起微弱的敲門聲,魯道夫應門, 原來是一位女性鄰居─咪咪─前來借火。咪咪體弱多病,上了幾個樓梯之後,一陣暈眩, 昏倒在魯道夫家中;魯道夫趕緊扶她坐下,遞上一杯小酒,讓這位面貌姣好的美少女回復 精神。咪咪在借到火之後,起身道謝返家,這時她才發現鑰匙遺落在魯道夫家中;正要回 頭尋找的時候,又是一陣風吹過,再次吹熄了咪咪手上的蠟燭,魯道夫見機不可失,也弄 熄了自己手邊的燭火,於是兩個人就一起低身摸黑尋找鑰匙。「無意」間,魯道夫碰著了 咪咪冰冷的小手,於是他握起咪咪的手說:「妳那冰冷的小手,讓我來溫暖它們。在黑暗 中找鑰匙有何用?還好今晚有皎潔的月光陪伴著我們。」接著,魯道夫開始向咪咪自我介 紹:他是一位詩人,有著豐富的思想和靈感,但是這一切卻在剛剛被一雙明眸給偷走了, 這對明眸就在那位前來借火的少女身上。(詠歎調:妳那好冷的小手)之後,咪咪應魯道夫請求,也慢慢訴說自己的身世:「我的名字叫咪咪,我的故事其實 很短」,她對魯道夫說,她每天做著針線活兒,從其中找到自己的快樂。(詠歎調:我的名字叫咪咪)就在咪咪告白之後、正要離去之時,樓下傳來了另外三位藝術家的催促聲,魯道夫跑到窗 口回應;回過頭來的時候,只見窗外月光灑在咪咪的臉龐,魯道夫一時情不自禁,歌頌著 咪咪的美麗,「在妳身上,我找到了期待已久的夢想」, 而咪咪這時也陷入了愛情之中;她和魯道夫手攜著手,加入另外三位藝術家 的行列,一同前往莫穆思(Momus)咖啡館。(第一幕結束)第二幕聖誕夜,巴黎拉丁區廣場。四位藝術家和咪咪一行五人來到廣場上,參加聖誕節慶祝活動 。在咖啡館中,魯道夫向在座另外三位室友介紹剛認識的女友咪咪,席間咪咪則稱讚 魯道夫「是一個懂得如何去愛人的聰明男人」;此語一出,讓剛剛失戀的馬卻羅很不是 滋味。就在眾人正要舉杯慶祝佳節的時候,忽然傳來一陣「浪笑」,這不是別人, 正是讓馬卻羅飽受失戀之苦的穆塞塔。穆塞塔此時新交了一位上了年紀、卻有財有勢的老紳士─阿慶多洛,後者任穆塞塔是予取 予求。當他們來到咖啡館時,馬卻羅和穆塞塔這一對小冤家見了面,分外眼紅。穆塞塔決 定唱一首歌曲,重新激起馬卻羅對她的愛意。(詠歎調:當我走在大街上)曲畢,穆塞塔差 阿慶多洛幫她買雙新鞋子,趁機再度投入馬卻羅的懷抱中,隨即一行人加入熱熱鬧鬧的遊 行行列中,只剩下一堆帳單給隨後趕回來的阿慶多洛。(第二幕結束)第三幕巴黎郊外城門口,時間是魯道夫與咪咪認識之後第二年二月某個下雪的清晨。咪咪獨自一 人來到城門口附近的酒館外,魯道夫、馬卻羅以及穆塞塔暫居此地已有一段時間;咪咪託 人帶口信給馬卻羅,請他務必出來會面。馬卻羅來到酒館外,咪咪向其訴苦:魯道夫已有 一段時間對她冷言冷語,她請馬卻羅代為居中協調,馬卻羅則建議咪咪,如果一對戀人如 此生活,倒不如分手算了。不多久,魯道夫起身來到酒館外,向馬卻羅數落咪咪的不是,但在馬卻羅追問之下,魯道 夫才坦言自己已無力照顧重病的咪咪,之所以出此下策,是希望咪咪能夠另尋一位有能力 照應她的新男友。咪咪在一旁,聞言不禁痛哭,魯道夫找到躲在大樹後的咪咪,而咪咪則很諒解地向魯道夫告別,(詠歎調:我要回到自己的小窩)魯道夫聞言後,又對咪咪依依不捨;另一邊則是馬卻羅因為穆塞塔與其他男人搭訕,兩人 為此爭執不下。最後魯道夫與咪咪相約,在四月春天來臨前暫不分離,而馬卻羅與穆塞塔 則惡言相向,不歡而散 (終曲四重唱)。(第三幕結束)第四幕場景回到四位藝術家在巴黎拉丁區破舊公寓的閣樓中,時間是春天來臨之後。魯道夫與馬 卻羅已經和女友分離,兩人原本想藉著工作來忘掉她們的倩影,但卻徒勞無功,於是又放 下手邊工作,禁不住回想起過去的甜美時光。(魯道夫與馬卻羅的二重唱)不一會兒,音樂 家蕭納和哲學家柯林回到家中,兩人手上帶有食物與美酒,於是四位藝術家又開始嬉笑打 鬧起來;突然間,穆塞塔衝了進來,告知咪咪已經病重,但為見魯道夫最後一面,勉力爬 上閣樓來,卻因體力不支倒地。魯道夫趕緊把咪咪抱回閣樓休息,其他三位藝術家及穆塞 塔則外出變賣身上值錢物品,好為咪咪盡最後一點心力。(哲學家柯林的詠歎調:永別了,我的外套)咪咪在眾人離去後,和魯道夫回憶起倆人初次在閣樓中相遇的經過。不多久,幾位外出的 藝術家和穆塞塔陸續返回,為咪咪帶來了藥品及咪咪一直想要的保暖手筒,在咪咪還來不 及充份享用之前,就已經離開人世了。魯道夫奔至咪咪身邊,失聲痛哭。(幕落)

《波西米亞人》解析「這冰涼的小手」底下展開詩人熱情的詠嘆調。所有男高音的甘美都在這裡揮霍盡了吧。但這不是英雄的詠嘆調,旁若無人的自說自話。他是說給她聽的,第一段裡他達到高音B,彷彿要向月亮飛去,卻又停下來,徵求著她的同意。(Vuole?)咪咪不語,魯道夫用幾句類似宣敘調的問答陳述:「我是什麼,(Chison?)我是詩人;(Sonounpoeta.)我作什麼,(Checosataccio?)我寫作;(Scrico.)我怎麼生活,(E come vivo?)我生活。」(Vivo.)而詩人怎能這樣簡單的定義?他的聲音滑出來,帶著自信、驕傲、夢想和愛,「兩隻眼睛,偷去了我一切寶藏」(I'anima ho milionaria, Talor dal mio forziere ruben tutti i gioelli due ladri, gli occhi belli)音線的大弧飽滿的托起高音C,在speranza上,那詩人的尊榮,那在夢裡的詩人。不管這詠嘆調如何的酣暢,普契尼始終不讓它沒有約束的一直發展下去。這歌劇最迷人的或許就在這種近情真實的地方;除了短暫的宣洩,他們一直是細心體貼的,從不落入歇斯底里的獨白中。魯道夫以詢問始,以詢問終。咪咪同樣的是近似語言的猶豫的開始:「大家叫我咪咪,但我的名字叫Lucia」(Mi chiamano Mimi, ma il mionome e Lucia.)這作刺繡的女孩,毫不誇飾的述說她平凡的工作。但漸漸的,她的聲音浮起來:「我喜歡的(Mi piaccion quellecose)是那些東西,(Che han si dolce malia)那說著愛的春天,(Che parlano d'amor, di primavere)說著夢與幻想,(Che parlano di sogni e di chimere)充滿了詩意的東西。」(quelle cose che han nome poesia)而在這裡,聲音收住,像她迷濛的眼光從遠處收回:「你懂得我嗎?」(Lei m'intende)那是難以描述的,連她自己也不明白的什麼東西。魯道夫撼動的、虔敬的回答:「我懂得。」她又重新開始,講述她的起居生活。而從她生活中飄離。她說起解凍的季節,四月的第一道陽光照在她的小閣樓上,玫瑰一瓣瓣的開放——那每一聲,都是少女稚嫩的夢想,叫人感動的是,這平凡得像一無所有的生活,在她眼中還有這麼多驚奇。她的聲音落下來,慢慢從夢中醒來,謙卑的結束:「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說的了,我是您的鄰居,來得冒失,給您惹麻煩。」就是這些現實與夢幻的交錯,形成了咪咪迷人的魅力吧!真實如一個隔壁的女孩,心中卻包藏著無限的想像,敏銳的感受力。那聲音從試探的、平淡的開始,絮絮展開兩翼,溫柔而大膽的滑翔於夢境,又平靜的降下來。高潮在這裡中斷了,朋友們在窗下呼喚。但那是另一次出發,在月光下魯道夫重新看到咪咪,他久久尋找的愛。而在他聲音的最高點摻進了咪咪的,揉在一起。他吻了她,他們相擁著,像踩在雲瑞向外走去。從後台傳來魯道夫飽蘸著感情的聲音,而纏繞在男聲上面的,是如煙一般漂浮著的久久不散的女聲:「愛,愛!」第二幕是為穆賽塔寫的。那個「二十歲的美麗女子,十分的賣弄風情,略有些虛榮,全無章法,一出生落地便在尋找鏡子。」要在紛雜的風景裡才更見得著她的鋒芒。普契尼的管弦樂法的功力, 寫實的手法, 在這裡造成了近乎電影一般活潑迅速的轉換,裡面夾帶著聖誕節的鬧市裡的各種聲音:叫賣、人群、嬉鬧、嘩笑、爭吵、軍樂……,卻沒有一刻阻滯停頓,整幕戲裡的管弦樂parlante的手法, 絕不是僅僅地方性的風采,管弦樂掌管了所有的旋律。合唱團在這一幕裡有極重的份量。第三幕發生在一個嚴冬的早晨,一次激烈的爭吵後魯道夫清晨四點跑到馬傑洛和穆賽塔工作的客棧。咪咪來向穆賽塔求援,她不曉得魯道夫為什麼跑了。這時,天色灰暗,雪花極輕極慢的落下來,覆蓋住一切希望。卡拉揚要求在管弦樂團中由著名的正確的五度音程所體現出的寒冷感覺也滲入男歌唱家們的聲音之中並長時間地持續不變「請原諒,您能告訴我,在哪個酒館……有一個畫家在作畫?」只是在較為令人激動的音樂安排中,這種寒冷感才變成溫暖感。但是,他所說的那種「寒冷的聲音」即使在詠嘆調〈她高興地離去〉的美麗半聲中也是應反覆出現的「從昨天我就骨頭散了架……」,目的是在第三幕中保持那種占主要地位的寒冷和毫無生氣的特點。四幕的歌劇大致分為兩半, 一, 二幕快樂, 喜感, 三, 四幕充滿思念, 悲傷, 與死亡. 第三幕開始時稅關的場景寫實的把實在的環境反映出來, 普契尼非常考就細節的真實性。咪咪找到馬傑洛向他訴苦,馬傑洛逼問魯道夫逃避的真實理由,到最後的四重唱。馬傑洛和穆賽塔的爭吵夾在咪咪與魯道夫的生離死別之間,但普契尼極美的旋律終於突破一切的牽絆。「孤獨的在冬天裡死去是太悲慘了」「等到五月,我們再分手吧」最後,他們相偕走回小樓,就像在第一幕裡,然而那歌詞是最可悲的柔情:「我們將要分離,在花開的時候。」「願冬天永不要走!」咪咪悄悄的說。她寧願在寒濕的小樓裡被嚴冬摧殘只要能留在愛人身邊。然而咪咪終於走了。第四幕又回到閣樓中,與第一幕反覆, 對應, 彷彿一切只是春夢, 讓人似乎進入了dejavu,與第一幕一樣分為快樂與戲劇性的兩部分, 波西米亞式的苦中作樂又佔據了一段時間, 只是多了悵惘的回憶。直到穆賽塔闖了進來,後面眼著奄奄一息的咪咪, 戲劇性的部分便開始。Mimi拼盡了所有的力氣要在臨死前回到愛人身邊。馬傑洛為她去買藥,穆賽塔摘下耳環,去換一個咪咪一直期望的暖手筒,科林向大衣告別,要將它送進當鋪,給咪咪湊錢,蕭納爾也走開去。剩下魯道夫與咪咪,音樂是回憶第一幕初識時的總總, 正當有稍嫌過多的反覆時, 普契尼使用與傳統敘事性悲劇不同的方式, 死神強烈且突然的打斷一切, 歌劇嘎然而止, 沒有留給魯道夫和聽眾任何思索的時間, 悲劇停止了一切的動作, 只讓悲傷凍結在永恆的藝術中。「這小手多麼冰冷,讓我握著,給她溫暖。」氣若遊絲的咪咪喃喃念著魯道夫的話,暈死過去。穆賽塔帶來了暖手筒,咪咪最後一次的醒轉過來。「我的手再不會冷了。」她睡去,再也不能醒來。一絲陽光照到咪咪臉上,魯道夫只當她睡了,猶細心的把窗戶擋起。他最後才發覺朋友們的異狀。「你們在幹嘛?幹嘛這樣瞪著我?」管弦樂一下子爆發出來,在它們之上的是魯道夫肝腸寸斷的呼喊:「咪咪!咪咪!」每每看到或聽到此,眼淚總會隨著魯道夫的心碎而流下,為著它們之間一開始即因貧窮而注定是悲劇的愛而遺憾。

《波西米亞人》著名詠嘆歌曲 RodolfAct ⅠTenChe gelida manina妳這好冷的小手

MimiAct ⅠSopSi , mi chiamano Mini我的名字叫咪咪

MusettaAct ⅡSopQuando me'n vo' soletta la via當我走在路上

CollinAct ⅣBasVecchia zimarra再見吧,舊外套!

Rodolf & MimiAct ⅠTen & SopO soave fanciulla啊,可愛的少女

Rodolf & MarcelloAct ⅣTen & BarMimi , tu piu non torni啊,咪咪,妳一去不返!

Rodolf , Marcello , Mimi & MusettaAct ⅢTen. Bar. Sop. & SopChe facevi , che dicevi你在做什麼,你在說什麼?



我的名字叫咪咪(mi chiamano Mimi)這是全劇最複雜的唱段之一。既要賦予咪咪一個孱弱的、浪漫的、患有肺結核的姑娘的性格,又要讓她保持完美無缺的嗓音,以便產生輝煌的、有把握的高音,並蓋過樂團有時是誇張多餘的音量,這的確是很難調和的。在簡單的、談話式的開始以後,第一個關鏈之處是第三十六分段的起唱(安靜的行板)。這個短小的,但非常強烈的片段以「我喜歡那些東西」(Mi piaccion quelle cose)開始,以「那些東西叫做詩」(quelle cose che han nome poesia)結束,對於表明咪咪心裡最隱密的心聲是很重要的。起唱後咪咪表現肺結核患者典型的絕望的敏感,開始一個長久的、令人心痛的漸強,並在本位音A達到頂點,在「春天」(primavere)一詞時達到緊張和強烈的高峰。第二個奇妙的時刻是在第三十八分段「但當春天來臨時」(Ma, quando vien lo sgelo)。在四小節之內,歌唱者從最弱音轉到猛烈的最強音。在這非凡的四小節中,包含了幾種感覺,並把它們表達出來:自然界的甦醒、冰雪溶化、血液強烈沸騰。咪咪以熱情的聲調和強烈的感情終於喊出:「最初的陽光屬於我!」(Il primo sole e mio !)然後,緩緩地,端莊地恢復到單純、溫柔的少女形象,以開始的謙卑自若結束了這一唱段。歌唱家從來沒有像在普契尼這部輝煌的創作中要在自我之中尋找藝術的激情,那種為達到表演最高峰的忘我狀態相類似的精神境界。值得一提的是,在「Ma, quando vien lo sgelo」中閉著嘴,在口腔內就開始濁化「M」,使之產生一種極遙遠的、神秘的音響,最後在充滿強烈激情的起聲中使它具體化。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咪咪!

    全站熱搜

    Wang Ev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